首页 深1度 24小时 洞见 突发 娱乐 传媒 IT 电脑 软件 手机 通信 科教 游戏 科技 网络 物联网 智汽车 云计算 大数据 医疗 电商 数码 金融 教育 交通 物流 消费 AI 区块链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深1度 > 正文

谁来替扎克伯格的Libra背书,这是个问题!

2019-06-26 09:51:23 来源:IT商业网   

  

  一周前,数字货币再掀波澜,Facebook发布加密数字货币Libra(天秤座)白皮书。

  不过,因为它的新闻性远不如波场孙宇晨竞标“股神”沃伦·巴菲特慈善午餐那么强烈,还需要一定的专业知识,国内关于Libra的讨论,也就主要集中在虚拟货币圈子内。

  这不,这两天和三四拔人都聊到了Libra。聊的过程中,总有人像饿鬼见到包子,耗子闻到蜜一样,两眼放光,加上还有大名鼎鼎的扎克伯格站台背书,更是眉飞色舞,那些以为错过了比特币发财机会的,终于有可能搭上“天秤座”的班车。

  对于这些投机客,我懒得告诉他们在比特币从近20000美元跳水至4000美元的1年内蒸发了1万亿人民币,其中有多少人被割韭菜割得倾家荡产。但作为新朋友,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大家,在当今世界,任何民间力量要想挑战政府的货币霸权,简直是痴心妄想。

  小扎做事就是不拖泥带水,Libra白皮书(White Paper,类似于拟上市公司发布的“招股书”)开门见山提出使命:“建立一套简单的、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”。

  听话听音。这话可以理解为,小扎想另起炉灶,建立一种看不见,但全球通用的“货币”。如果他不想挑战美元,Libra就将成为数字货币的霸主。

  财经大咖叶檀女士对此有一个形象的比喻:扎克伯格向全球宣示成为地球央行行长的野心,起码要成为地球支付部主任。当然,她认为“这基本,行,不,通!”

  想当央妈的人多了去,但也就是想想。

  不说远了,光是在中国,以前有盛大网络发行游戏币,后来腾讯发行Q币,陈天桥和马化腾,简直就是在自己家里印钱,想印多少就印多少,但对不起,北京的央妈说了,不管游戏币,还是Q币,兑换人民币只能1:1。

  想炒作,门儿都没有!

  有了这段回忆,小马哥就看透了一切,面对扎克伯格的Libra,他在朋友圈里一副轻描淡写:技术都很成熟,并不难。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。

  可不是,要能这么干,我早就干了,可央妈不答应。

  要能答应才怪。印钞权,是一个合法政府的主权之一,你把活都抢了,还要我这个政府做什么?这是货币领域的无政府主义!

  不过,截止目前,中国央行还没有表态,美联储则是态度暧昧,最先跳出来提反对意见的,是崇尚自由的欧洲。

  彭博社6月19日报道,法国财政部长Bruno Le Maire表示,“Libra变成主权货币(sovereign currency)是不可能的。”Bruno Le Maire说,“这不可能也不会发生。”他对Libra的担忧包括隐私问题、洗钱和恐怖融资。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·卡尼(MarkCarney)虽然支持,但强调Libra必须足够安全,否则就不能推出,世界需要央行需要进行监督。欧洲议会成员、德国人Markus Ferber也表示,拥有超过20亿用户的Facebook有可能成为“影子银行”,监管机构应该保持高度警惕。

  欧盟三巨头法国、英国和德国,这几年深受恐怖主义之害,接二连三的爆炸、杀人,快让欧洲人绝望,面对缺乏主权国家监管的Libra,英法德高管们自然而然首先想到的是恐怖分子掌握了Libra,那就糟了。

  其实,回想一下比特币的出生经历,到目前为止,没有一个大国支持比特币,在加拿大、新加坡等国家的使用也处处受限,现在沦为没有价值背书的投机品种,巴菲特就直呼它是”骗子“。

  说到这里,小扎一定不满,不对吧,我们的Libra借鉴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的特别提款权(SDR),锚定的是美元、欧元、英镑、日元和人民币等多国法币组成的一篮子货币,并且,Libra 的目标是成为一种低波动的数字加密货币,将全部使用真实资产储备(称为“Libra 储备”)作为担保。

  以前,我们还能在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货币兑换信息中听到SDR,现在,鬼才晓得SDR是什么,大家心目中的硬通货,除了黄金,就看美元和欧元。

  MakerDAO 中国区负责人明确指出这里存在悖论:即使白皮书提到 Libra 的价值将与一篮子法定货币有效挂钩,却又自相矛盾地强调随着储备资产的价值波动,以任何当地货币计价的 Libra 价值也可能会随之波动。因此,只能姑且认为是参考一篮子货币价值的浮动汇率。然而,Libra 的储备资产并不是一篮子货币本身,而是将各地兑换来的法币投资到低风险资产中。这意味着 Libra 持有者需要承担外汇风险和资产风险,难说低波动。

  叶檀也认为,Libra锚定一篮子货币,跟现在的美元指数、人民币指数性质差不多,我们以后得接受多个数字货币指数,大家可以去投资货币指数。如此一来,Libra的低波动性又何在?

  锚不同,波动就不同;锚不定,低波动就是空谈。

  白皮书还表示,Libra储备资产的利息分配将提前设定,接受 Libra 协会监督,用户不会收到来自储备资产的回报。换句话说,用户持有Libra,没有利息。而本该属于你的利息,被Libra协会吞了。

  金融界骗局层出不穷,数字货币领域的把戏也不少,多少空气币成为割韭菜的专用工具,其背后就涉及一个物理资产上链的严重问题,就是物理资产本身的真实性。区块链公共账本记录的只是数字,数字背后对应的物理资产的真实性无法通过区块链解决。

  说白了,谁能相信,Libra真正储备了那么法定货币的资产。如果Libra没有用法币和政府债券作足额抵押,那么它就在创造新的货币,就是在和主权政府分享“印钞权”。

  而这,又回到了前面分享国家主权的话题。主权国家永远反对他人分享自己的印钞权,尤其是惟一拥有全球话语权的美国。卧榻之旁,岂容他人酣睡。

  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,美元失去天然的黄金之锚,为了平衡流动性增长与稀缺性带来的纪律,SDR 慢慢作为各国间的天平,充当”超级欠条“和“一纸黄金”,而存活在法币襁褓中的 Libra,面对全球货币的担子,承受其重的恐怕是欠发达国家的民众。

  谁来替扎克伯格的Libra背书,这是个问题!因此,可以断言,生根于法定货币体系的Libra,开不出独立的数字货币之花。

标签: Facebook Libra
广告、内容合作请点这里:寻求合作